每當我深夜搭計程車的時候,

總沒由來的想起這小故事,

看看前座只見後腦勺的司機,

心想,是不是就是他?

總是自我解嘲的揚揚嘴角,

不是2948    

夜深的不行,黑暗把車上的行人與車子一股腦全吞到它肚子裡去,倒讓是轉角處震旦大樓的藍色冷光招牌顯得特別巨大又光亮。

真的寂靜的可以,街上只留著一束冷冷的風跑來跑去,纏繞著偶而走過去的一、二個低著頭的行人與佇立在行人道旁一樣低著頭的街燈。

遠遠走來一個人,停停走走,看得出來漫無目的。身上散發的那股死魚般的沉沉氣味,倒也和這暗夜相當搭配。  

「人生……」他嘴巴低吟著,連抱怨的氣力都懶得提起來。

很難從他身上找出任何有意義的痕跡,整個人就是這麼沉,比夜還沉。

腳步凌凌亂亂,恍神的停在藍色冷光跑字招牌下的路口,終於抬起原本低低埋在大衣領子裡的頭,凝望著這十字交叉的灰冷馬路,彷彿也選擇不出來,往哪個方向,又或許,他根本連選擇的力氣都沒有。

就看一個被路燈拉的長長的人影,伴著閃呀閃的紅綠燈,幾分鐘過了,他一動也不動,時間好似驅趕不了他什麼,還是他對時間已經沒感覺。  

對面高樓頂霓虹數字時鐘高掛著,正顯示著「1245」,街上特別冷清,偶而 車子呼嘯而過,又像箭一樣快速地消失在路的盡頭。

「這個路口……怎麼這麼寂寞?」終於,嘟嚷了一下,掏掏大衣的口袋,「這點錢,搭搭車也好,隨便都好……」。

這夜像是一個深藍色的劇台,一切好似都安排好的,手還沒抬起來,路的那一端急速駛來一部計程車,就剛好靠在他面前,問都不問,門就打開,他想也不想的緩慢移動進去,一切都如此寂靜,沒有對話。

「就三百塊,隨便開……」他還是選擇讓人替他決定去向。很奇怪,他自顧的 看著車窗外,司機也就握著方向盤,緩緩沿著路游走,兩個人依舊沒有對話。  

「人生不容易喔……家庭、事業、感情都很難的,先生,是不?」司機終於 回過頭,好像懂了他的心思與迷離。

他把視線拉回正前方,用灰濛無神的雙眼,端詳著這位司機,雙頰瘦得有點凹 陷,但眼中卻透著銳利的精光,好似一下子會把人看透。

他還是不回答一句話,只是將視線移轉到這司機的背影上,繼續找個凝聚點,就這樣盯著不動。  

「沒意義…….人生。」他忽然喃喃自語的說,「時間不知怎麼過…….」。

這回,換這司機沒有反應,雙眼凝視著前方深邃的盡頭。

 忽然間,他的視線疑問的停留在幾個瓶罐上,約莫一般鐵鋁罐大小,深鐵灰色 ,外頭只刻寫著一個不同的數字,有681216..等等,就整齊的擺置在前座一個特製小小的架上。

「那些裡頭裝著的是時間!」司機頭也沒回過來的說,「一些客人不要的時間 ,我跟他們交換買來的。」

這稀鬆平常的解說,倒刺激了讓他露出難得的驚訝,但一下子又收回去。奇妙與不可知的分子,慢慢的在這狹小的車內空間內開始擴散。

「時間,對你來說是什麼東西?」司機冷不防的問他。  

「負擔吧!工作、感情與一切一切,都不順心,痛苦。」他緩緩的回答,

「時間過得愈慢,對痛苦的感覺就相對拉長,時間根本是多餘的,愈少愈好。」

「那你應該還有願望吧?人生不就讓自己快樂一點嗎?」司機說。

「太遠了……忘了怎樣去感覺希望與快樂」他像爛泥般癱坐在後座上,就像現在對人生的無力一樣。

「來談個交易如何?你賣給我時間,我幫你實現一個願望,跟你交換。」

 司機第二次回過頭說。 他愣了幾秒鐘,心中滿是狐疑,怎會有這檔不可思議的事,買時間?開玩笑的 吧!但看著司機頗為一回事嚴肅的態度,心想就算開玩笑的也沒損失,時間對 自己又不是什麼值錢寶貴的東西。

「好呀,怎麼賣給你?你怎麼幫我實現願望?」他有點玩笑的說。

「很簡單,在一個時間儲存罐上寫上你賣給我的時間,你放在胸口上冥想你最 想達成的願望幾秒鐘,然後給我,就行了。但切記,對願望不要太貪心。」 司機反而正經的回答他,不像開他玩笑。

「那就,賣給你一半,12小時,反正時間對我沒用..」他隨意的說。

「考慮清楚,一天變成12小時。賣給我後,可不能再要回去。」司機說。

「隨便。」反正他也不太相信。 從司機手上接過寫著「12」數字的鐵罐,捧在胸口上,心中許下了願望,希望事業、感情都能幸福,算是平實的願望。

司機把他的時間罐子放到架上,順手將計程車緩緩靠邊,車門自動打開。

「好好過你一天12小時的人生,我會助你實現願望,這是我們的交易承諾。」

司機最後一次回頭,嘴角透露著給人說不上感覺的怪異微笑。

他下了車,只看清楚寫著「2948」奇怪數字號碼的車牌,這部計程車就像道光束倏地消失在路的盡頭,大樓的藍色冷光招牌依舊閃爍,抬起頭,對面高樓頂霓虹數字時鐘高掛著,還是顯示著「12:45」的時間。

怪了!一切都回到原點。   隔日開始,說也奇怪,他眼裡看到的時間,真的快兩倍,手上戴的錶,指針也比別人的錶走得快。為了趕搭車上班,走路要比別人快兩倍;為了準時下班,工作速度要比別人快兩倍;吃飯速度也要快、上床睡覺時間要比平常早…….. 都是因為他一天只剩12小時。 

他已經沒多餘的時間像以前一樣深夜在街上無目的遊盪,更沒有時間讓他自怨自艾的抱怨。

漸漸的改變他了,走路變快,工作變勤勞有效率,原本死魚般的陰沉晦暗氣味也被滿佈全身的陽光一掃而空,對人生產生積極美好的夢想。

就因為這些改變,五年的時間後,他事業成功,累積不少財富,也獲得一個美好的感情伴侶,計程車司機沒騙他,真的默默幫他實現五年前所交換的願望。

為了維持日漸龐大的事業,他漸漸覺得一天12小時確實不夠用。

就算再用比之前更快的速度去工作,時間,還是嚴重不夠用。

12小時全被工作無情的駕馭控制著,他變得沒有多餘時間去享受感情生活,沒有多餘的時間去享受財富。

很想再有多餘的時間去享受美好的人生,可是他變成時間的奴隸,變得焦躁不安,不快樂。  

有一天,他突然後悔了,他要去要回他的另外的12小時。

於是,他回到當初的地方,在藍色冷光招牌的大樓路口,當對面高樓頂霓虹數字時鐘高顯示著「1245」時,焦急地等待找尋那部計程車。

每天,這個地點點,這個深夜時刻,總有個穿筆挺西裝約莫四十歲的人,徘徊在這個路口,想找回他的時間。  

但是,那部掛著「2498」號碼車牌的計程車,再也沒有出現在這路口。

可能,那嘴角總透露著給人說不上感覺的怪異微笑的計程車司機,偶而出現在這寂寞無用的時間特別多的城市某個角落,像光束一般穿梭來去,繼續跟上車的人買時間。  

葉力天行銷企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