難得看到一個柔軟有深度又商業的美語片!

這種味道多半在歐系電影中才見得到-『1900』,『海上鋼琴師』。

也很機緣,

有天漫無目的走進百視達,

一位從不認識的店員強烈要我看這部客人剛退租的片,

還說要幫我出錢租。

 

「人生的琴鍵是無盡的,只有上帝之手可以彈得起」。

每部電影中一定有句台詞藏在片段裡頭,

可能是編劇個人曾經歷的故事。

 

主角「1900」,

開始與終點都在海上,

海的界線以外的東西,

聲名、前途、愛情這類事物,

他覺得都是不能掌握獲得的,

縱使某次他想跨過海的界線下船去接觸陸地世界的愛情,

那一剎那他還是選擇了「放棄」,

又把腳縮回到海的世界。

 

還好沒讓1900真的下船走進陸地世界,

這部片就破梗了、沒味道了、一般般了!

 

對1900而言,

海的世界,是他的人生,是被熙來攘往的旅人拱著的鋼琴家,

是他可流暢掌握的有限琴鍵,是真實,

陸地世界,是一般人的人生,是藏著不可知變化的城市,在他

眼中是無盡頭的琴鍵,他彈不起,是不真實的。

 

對於不真實,他用「幻想」的方式去對待。

幻想,好似加上一片濾光鏡,一切的不真實都成了一種美感。

「紐約中央公園籠罩著濃霧,人們好像無頭鬼似的來來往往」,

在陸地世界活著的人可能都看不見這種美。

1900唯一一段對情愛的感覺,

卻還是隔著船艙窗口的厚厚玻璃,

凝視著玻璃另一邊甲板上來回張望的不知名女子,

手指隨幻想而走,

彈奏出一首鋼琴曲,

很綁架思緒的曲子。

 

當這大郵輪荒廢多年要在海上直接進行爆破,

還是沒有人知道或想起1900還在船上,

只有一位曾經與他生活過的落魄小喇叭手,

拼命回船上找尋他,

幾次後1900終於現身在早已斑駁的船腹角落。

片子末尾,

兩人好精彩的對話,

1900依舊沒下船……..

 

每次腦袋都停留在那段對話上,

好的電影總會讓細胞不斷的冷不防張開,

我是這麼判斷的。

 

很多片子,

最終總要勸人向正面情緒與勵志結局去走。

但很多美的東西,

卻都從負面的地方衍生長出來的。

西方「歌劇魅影」、東方「霸王別姬」,

皆如此,雖然有點以偏蓋全之嫌。

 

海上?陸上?

1900有他理由就好,

何必要他下船逃生呢?

葉力天行銷企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